当前位置:主页 > 安全保卫 > 第二天的手术做的比较顺利

选择字号: 选择字色:   选择背景色:

第二天的手术做的比较顺利

作者:admin

但不幸中的万幸是,她当时只有左侧卵巢罹患未成熟畸胎瘤,做了一侧附件的切除手术。这一次呢?我们不知道。从已经做过的检查结果去分析,我们还没有办法百分百确定,这一次的包块是未成熟畸胎瘤的复发,还是其他类型的疾病。

本文来自织梦

更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患者此前已经在我们医院做过一次手术,并且术后还做过三次化疗。做过化疗,是的,就是这样,一个19岁的女大学生,一个如同花季般灿烂的年纪。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copyright dedecms

是的,保持希望。有时,我们再坚持往前走一步,就会走到希望的彼岸。

dedecms.com

最后,病理(活检)检查结果出来了。和我们所有人期望的一样:右侧卵巢黏液性囊腺瘤;左侧盆壁包裹性积液囊壁成熟性囊性畸胎瘤。 copyright dedecms

现在,这位小姑娘已经出院好一阵子了。她应该已经回到她熟悉的学校,熟悉的教室了吧?记得,她在住院的时候跟我说落下了好些课。我告诉她说,不要紧的,回学校了自己学,学不明白的,就请教同学、老师,只要你想学,就一定能学会。我想,她落下的课,现在应该都已经补上了吧?

dedecms.com

她是一名大一新生,因为咳嗽时自觉下腹部胀痛,前往我们医院门诊就治,当时做的妇科超声检查提示子宫前方有一个很大的囊性占位,直径在10cm 左右。后来,值班医生给开了住院证,建议她住院手术治疗。 dedecms.com

下图是我那天发的一个状态 copyright dedecms

第二天的手术做的比较顺利,结果也比我们预期的要好很多。小姑娘那个直径10cm的大包块,冰冻(病理)检查结果报的良性囊性病变。我们后来又对她之前做过手术的左侧附件区进行探查,又发现另外一个小包块,我们也做了剥除,冰冻(病理)检查结果也报的良性囊性病变。虽然,冰冻(病理)检查结果的准确性只有80%左右,但看到这样的结果,我们真的感到很欣慰,甚至有一些激动。我们告诉家属说,大多数时候,冰冻(病理)检查的结果和最后的病理(活检)检查结果是一致的。但,不排除那种小概念事件。假如它真的发生,那么意味着,我们还是要走到那一步。 织梦好,好织梦

我研究生毕业15年了,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生物化学教授对我们说希望我们出去以后能够保持一颗仁慈的心。我想版主就是能够保持一颗仁慈的心之人。不过医生做久了,一些看法做法是会相应调整的。一方面自己会变得理性、情绪稳定,外人看起来好像冷漠无情但其实不是。这么变化是因为你不知道你遇到的是什么病人什么家属。你要充分的告知家属,而不是选择含糊的措辞,就算他们会痛哭流涕。痛哭流涕死不了人,也不会影响病人的病情,但是你没有交代清楚那么接下来遭殃的有可能是你。另外一方面事实上内心会变得更加温暖,因为自己知道儿女情救不了病人。只有不断地前进才能更好的救治病人。而每一步前进都是用自己的心血和冒险换来的。如果我是一个没有爱心的人,那么我大可做一个吊儿郎当的医生。当然,话说回来,并不是说我们不需要微笑,不需要温暖的话语,而是要注意在什么情况用什么方式。用咱们国学来讲,就是中庸之道,即找到合适的平衡点。

本文来自织梦

我从系统里面调出了她之前住院的病历,发现她上次是因为畸胎瘤,做了左侧附件切除术。卵巢畸胎瘤,我们从书上出具的数据上看,95%以上都是成熟的,是良性的,只有1%-3%的畸胎瘤是未成熟的,是恶性的。小概率事件发生的可能性虽小,但也是有可能发生的。它一旦发生,有时对于一个人来说,可能意味着毁灭性的打击。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那一刻,我的泪水也在眼眶里打转,但作为医生,我不能在家属面前哭。我强忍着,没有哭出来。镇静片刻后,我告诉他们说,叔叔,阿姨,您的女儿也可能只是普通的附件囊肿,可能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糟糕。我们还是要保持希望。 织梦好,好织梦

最后,只想默默地送上我的一句祝福,愿你往后的日子健健康康!快快乐乐!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那天,手术前谈话签字时,我的内心一直是崩溃的。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去跟他们一家人沟通,准确地说,是我还不知道如何用一种他们能够接受的方式去进行沟通。当时,小姑娘并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可能会很严重,脸上还一直挂着微笑,她很坚强,也很乐观。我此前鼓励她说,相信你会没事儿的,做个小手术,过几天就可以出院,再过不久,你就可以回学校上课了。但她的爸爸妈妈脸色一直都是很凝重的,这是人之常情。为了不影响小姑娘第二天的手术,我让她先把自己该签字的地方签好字,告诉她说,你先回病房休息,没事的,下面的内容,只和你的爸爸妈妈有关,我单独跟他们谈。小姑娘回病房后,她的爸爸妈妈可能也意识到了什么,他们焦急地等待着暴风雨的来临。我支支吾吾地告诉他们,您的女儿,有这样一种可能性,就是……有可能是未成熟畸胎瘤复发了……也就是,有可能,我们要……切除她右侧的附件,我们要想办法先救她的命,这样的话,她以后可能……那一刻,她的妈妈很快地掉下泪来。她的爸爸坐在一旁一言不发,但那种死寂般的沉默,是深层的无助,更是深层的绝望。

内容来自dedecms

这是我经管的一名患者。

dedecms.com

我本以为这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附件囊肿之类的疾病,手术把囊肿剥除就可以了,顺利的话,整个手术都要不了一个小时。但事实并不是这样。

dedecms.com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虚拟树长成后

相关文章

随机推荐

热门推荐